快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本文三个目的:

  1. 分清多巴胺的作用、如何认识到自己的快乐,利用多巴胺奖励自己?
  2. 人生的三种驱动模式:欲望驱动、恐惧驱动与创造驱动分别是什么?
  3. 人类更高级的存在形式是不是消灭情绪的? > 注:本文主体部分是基于得意忘形 #10:「快乐」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### 快乐?多巴胺?

我们先来认识几个表示快乐的英文单词:

  • euphoria:欣悦的快感。自内而外放松的快感;
  • ecstasy:狂喜,恍惚的状态;
  • eudaimonia:因心灵的强健和人格的完善而产生的幸福感。(西方哲学认为人活着就是斗争,和人性的弱点作斗争,和世界的不完美作斗争,当然中国古代对幸福、快乐则体现在一种 peaceful 的生活)

我的意思是:快乐其实是有丰富的内涵的、是有丰富的到达路径的。

一直以来,各种媒体都把多巴胺描述成人类愉悦感的来源,多巴胺意味着快乐,是大脑感到幸福的根源。但是事实呢?

多巴胺的作用其实非常简单。对于多巴胺的准确的本质描述:一个是多巴胺作用于我们的奖赏系统,让我们产生欲望;另外一个作用是,让大脑预期奖赏,从而指导相应的行为。简单的来说,多巴胺的作用,就是“让你想要”,和让你选择能得到更多奖励的行为。(注:想到就很快乐,并不是实际做事带来的快乐)

举几个很现实的例子:

  • 我们剁手最快乐的时候其实是买单+等快递+拆快递的过程,而非真正使用我们所购买的东西。
  • 女同学为什么喜欢逛街?不是买买买的过程十分快乐,而是逛街的过程中产生了多巴胺(逛街的过程中,脑子里不断地在想,这双鞋我穿上多漂亮啊,这件衣服、裙子我穿上多漂亮啊)。
  • 现代人为什么不大喜欢谈恋爱了?因为大家发现,谈恋爱的快乐大部分来自于我们在幻想谈恋爱这件事,而非恋爱本身。恋爱最美好的时期,莫过于两个人互相暧昧、互相幻想的时候。这也是多巴胺分泌的旺盛期。
  • 再比如我们 all in 了一个牌子的衣服,但是快乐在于我们在幻想 all in 这件事本身,大部分衣服实际上都没有穿上。(男人如衣服,想想就差不多了,同理

正是多巴胺承诺了我们奖赏的这种状态,大脑会不断地渴望刺激、上瘾。这就是多巴胺劫持(有些药物就是干这个的)。我们买了那么多东西,每样都使我们快乐吗?有些是,有些并不是。很多时候,我们自以为的快乐其实都是虚妄,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状态。在这种状态下的我们,只是认为自己很快乐,但是现实并非如此,甚至是相反。

现代社会上最大的多巴胺成瘾其实也就是朋友圈(包括不局限于微信、推特、脸书、微博)。社交网络上的点赞&回复是我们很重要的多巴胺来源,这也是我们不自觉地刷朋友圈的重要原因。我们吃美食时,已经产生了快乐,而当我们拍照晒到朋友圈后,我们的大脑就已经在期待第二次、第三次的快乐。有多少人会点赞?你喜欢的那个女孩/男孩有没有点赞?你下次发的朋友圈她/他还会点赞吗?各种期待值一下就上来了。而当期待落空之后……

人其实都是在寻找快乐的,而社交网络上的点赞、回复满足了这一期待,这其实是很好的过程。但在这一过程中,我们需要看到的是我们为什么做这件事,承认我们就是想要多巴胺,想要点赞,就是想要奖赏。当我们觉察到这一点,我们就能获得更纯粹的快乐。这就是自我觉察

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体验,明明在减肥/加班,却还是跑出去胡吃海喝了一顿。明知自己不该却还是做了的状态。我们既不享受放松减压的过程,还吃了垃圾食品,回去后还处于不断地自责中,这其实是得不偿失的。但其实我们可以转换这种状态,允许自己吃(当然不能放纵),但我知道我被多巴胺骗且我承认了,我为自己的行为买单。这样不仅可以享受吃的过程,还可以减少自责感,更重要的是,吃过几次之后,也就不那么想吃了。

这其实是一个心理学 trick。做自己不想做的事,越是要控制自己,对抗自己,消耗意志力,做出来的事情效果也越差。到了压力的临界点,就胡吃海喝,发泄压力。如此以往,形成一种恶性循环。再比如总是忍不住给前男友打电话(未经考证,反正我没有)。我们总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,做一些本身很讨厌的事情。那么我们如何打破这种循环——允许自己。把与自己进行对抗的这部分意志力保留下来,放过自己,退一步看,以局外人的身份审视自己的堕落行为,这时的我们是轻松的,是有意识且有权力选择的。

人生的三种驱动模式

欲望驱动

这其实就是一种人生的驱动模式——欲望驱动。我们满足了这次的渴望,获得了奖赏,每次满足每次奖赏,但是奖赏带来的快乐会越来越少。这就是多巴胺成瘾的问题。这也是为什么现代人经常说自己不快乐的原因。透过看剧、买、吃、逛带来的快感是重复性的、大脑奖赏的快乐越来越少。多巴胺驱动就像是你在沙漠中行走,它告诉你前方有绿洲,而你不断地向前走,有可能你什么都没有看到或者获得的奖赏远小于预期,这种时候多巴胺会告诉你这是你走的不够快,你的方向有问题,走的不够坚定。即我们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满足,循环地产生渴望。当然,这会不断地驱动我们向前走,取得更多的成就。但是在这过程中,它可能会说,你达不成预期的奖赏实际上是因为你付出得不够多,方法不对,还需要再努力……无穷无尽,欲望在不断膨胀,而我们从未看见我们已经得到了什么。

恐惧驱动

第二种介绍的人生驱动方式就是恐惧驱动。比如优秀变成了负担,优秀者们害怕自己保持不了自己的优秀,总觉得他人眼中优秀的不是自己,是某种幻想,是自己装出来的,如果自己尝试不同的领域,做得更多,就没有办法优秀了,就会产生恐惧。这也是很多优秀的人会什么路越走越窄的原因,都被自己过往的经历所绑架了。

这里有一个很不适合一般人做的方法,直面恐惧。 There is nothing to fear except fear itself. 比如我们害怕亏 100 万,现在直接亏损一个亿。那你肯定不会再顾虑了。即死猪不怕开水烫法。

社会上比较常见的恐惧驱动法就是偶像效应。这里有个故事,某创业公司老板崇拜乔布斯,把公司各处挂满了苹果的 Logo,有一天,外卖上门,问“这里是苹果的售后维修中心吗?”所谓偶像,一般来说就是我们永远达不到的状态或者说更好的自己。而其实,我们越在模仿谁,而他就是我们心中最缺失的东西。围观知乎、微博上的网红们。自己的焦虑感不断地 up。不断暗示自己一定要成为那种样子,逃离现在的自己,成为想象中的样子。但是人与人天生是不一样的,这样的逃离反而认不清自己的优点缺点,走出自己的路,陷入恐惧驱动的循环。

恐惧驱动的天然悖论:驱动的过程是痛苦的、不开心的。达到后,反而没有动力了,就要寻找新的恐惧。我们会对自己的优势熟视无睹,只关注那些缺陷,不完美之处。然而有些问题其实根本不是问题,只是被我们刻意放大了。

创造驱动

第三种驱动方式:创造驱动。不是关注内在的状态,也不是在寻找快乐。而是关注事件本身,想到要去做成某一件事。透过做一件事,把自己的注意力,小纠结转移过去。比如这篇文章一定有很多瑕疵,很多没有讲通的东西。如果写文章之前,就一直在考虑这些事情,那么这件事就永远不会开始。而一旦我笃定了要开始写,那么我就要开始思考写什么,目的是什么,参考资料有哪些,大纲怎么写,逻辑怎么连,怎样表达更好(虽然现在看来,还是写的一团糟)。这种时候,就把自己的注意力、专注力全部转移到事件本身,而且想到如何做成这个过程中也就随之诞生了敬畏之心。

我们创造的任何东西实际上是有自己的小生命的,就像生孩子,孩子是母亲的作品,但是母亲并不能完全控制和预测这个孩子。这个孩子的生长、遭遇完全是不可控的。一件作品自然有自己的生命、有自己的寿命、自己的受众。我们完全可以 let it go,需要考虑的仅仅是 make it happen,把这件事做出来。

在前两种驱动模式下,我们其实只局限于自己的小天地中,而创造让我们与世界有了联系。我(们)常常在网路上处于一种偷窥的状态,而创造其实也是一种让你与世界建立互动机制的过程,与世界沟通的方式。

消灭情绪?

最后一个问题,既然快乐是种渴望、始终虚妄,那么人的终极形态是否是无情绪的?

我们既然是用做事来获得不断的满足,知道用多巴胺、创造来牵引自己。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消灭情绪,用药物和电流来刺激自己,使自己处于专注,成为更好的自己?

这其实就是科学主义对人文主义的一次胜利。我们可以成为一个而无欲无求、无欲则刚、战无不胜的人。这时,我们会变得很强大,但是这会有一个很可怕的东西:我们会感受不到我们作为一个人的快乐和意义,身而为人的时刻。我们所有的修炼,自我提升,并不是无欲无求,而是追求自我,变成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的人,当自己悲伤的时候允许自己悲伤,你看到我在悲伤。当自己是快乐的时候不再害怕快乐消散。我们需要清晰地觉察自己,和自己待在一起,不再去寻找快乐,也不再去逃避悲伤,非常坦诚地活在当下,但我们知道自己是快乐的。

参考链接

https://www.ximalaya.com/yule/6688726/33817975(喜马拉雅链接,网易云电台、荔枝、podcast 都有)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6031092(评论区很有意思,大家可以去看)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8573302

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22824253

后记

肯定没办法完全表述原播客的意思,甚至有可能曲解。以后慢慢改,有什么问题,你打我呀?

Comments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